第100章 这不是信不信的问题
书名:穿越八零,娇气龙宝三岁半 作者:薄荷雨 本章字数:2352字 更新时间:2021/07/30 22:27:21

在秦家沟打算建学校这段时间里,千里之外,秦晟也在跟老领导扯皮。

他的专业报告很早就交上去了,也大致批了同意他转业,就等着这一年接完新兵,训练过后把人分到营队,他的工作就差不多结束了。剩下的一些琐事,都跟接任的副手交代得差不离,随时可以走人。

哪知道今年新兵刚到总队,还没等往下分呢,上头就下了一道通知,把负责训练的秦晟给调到了旅部。

“老领导,这真不是我拿乔,我确实干不了了。”秦晟苦笑,“前头受伤之后,虽然养了一段时间,但是我的身体机能,至少灵敏度是下降相当厉害,现在的我已经没办法完成任务。不给战友拖后腿就是我唯一能做的。”

他虽然脸上带笑,可眼里却有着一丝伤感。

“再有,我家闺女都不认我这个爸了,她翻年就四岁,跟我就见过上次那一面。我是个不合格的父亲,不知道怎么跟孩子相处,她哭着说不要我当她爸爸的时候,我这心都要碎了。我已经错过了老大的成长,不想在错过老小的。老领导,您就当我是个不合格的逃兵吧。”

司令员看了他一眼,叹气。

“行吧,你既然都这样说了,我不放你也不近人情。不过我还是希望你在离开之前,先帮忙把摊子支起来。你是老兵了,懂的东西多,慢慢的把你一身的本事交给下一代,对我们的国家,我们的人民,都是贡献。”

秦晟埋头哽咽了一声,敬礼之后离开了办公室。

看着秦晟离开,老领导也是无奈长叹。

“首长,秦团也不一定非要转业啊,他可以转职当政委嘛。”

老司令看了自己的通讯员一眼,没吭声。

他当然可以强迫秦晟留下来,相信只要是上级下达的命令,以秦晟的性子,就算再不愿意也会接受安排。但是这样真的好吗?一想到好不容易捡了条命回来的手下最好的兵成了现在这样子,老司令的心也难受。

“他想回去就回去吧。他已经把能奉献的都奉献了,我们不能敲骨吸髓。”

老司令端正了下帽子:“走,去开会。今天必须得把人员安排的事情落实下来,时间不多了。”

秦晟回到自己的寝室,坐在书桌前发了半天愣,才拉开抽屉,取出了一张精心保存,但边儿已经被火燎坏的照片。

照片上的七八个大男孩笑得神采飞扬,都是十七八岁的年纪,眼里还有对未来的渴望和憧憬。

这是他唯一一张能怀念老战友的照片了。

抹掉落在照片塑封壳上的眼泪,秦晟无声的哽咽。

过了不知多久,秦晟把照片收起来,起身出门。

“备车,我去趟军区疗养院。”

秦晟带着警卫员去了疗养院的后院,那边是给有军功的病人休养用的。无论从环境还是设备来说,都要先进得多。但是很可惜,在这里长住的患者,大部分都不能清醒的享受这份待遇。

推开门,空荡荡的房间里只有一张病床,床边放着两台仪器,细细的线路链接着床上病人的躯干四肢。

负责照顾病人的护工刚好洗完衣服过来,看到他微微一愣,叫了一声秦团长。

“老严这几天情况咋样?”

“还行,跟之前差不多,比较稳定。”护工回答到,但是犹豫了一下,吞吞吐吐的说,“我昨晚守着严团的时候,发现他的心跳偶有停顿。让医生来看过了,医生说这是不可避免的……”

秦晟的手指抽了抽,嘴唇抿成一条直线,目光凝着在老严的脸上。

“秦团,我听人说,你是不是要转业了?你转业之后,还有人回来探望严团吗?”

秦晟没法回答。

当初那几人,活着的就他跟另外一个。还有就是半死不活的老严。那位战友虽然身体还算健康完整,但是精神受了极大刺激,当时就决定转业了。之后一去不回,估计他的家人也不许他再回来探望战友,怕刺激到他脆弱是精神状态。

如果他也走了,部队肯定还会继续照顾老严,可是……

一想到老严孤零零的躺在这里的场景,秦晟的眼睛刷就红了。他身后,警卫员小武也默默的抬手,快速的擦掉眼泪。

“那个,秦团啊,我说句话,你别怪我行不?”

“你说。”

“我觉得,要么,就别再维持了……”看了秦晟一眼,没错过他紧咬的腮帮子,这位护工快速的继续,“要么,试试农村的偏方?”

“什么偏方?”秦晟脑袋一抬,敏锐的看向他。

护工到门边左右看了看,放低声音:“秦团,我没啥文化,要说了不该说的话,你也别生气,就当我没说好不。严团这情况,搁医院说,属于什么脑死亡植物人啥的,但搁我们乡下说法,就是丢了魂儿。或许,找个靠谱的大仙,叫叫魂能把他叫醒呢。”

秦晟额角的青筋都绷紧了。身为一个坚定的无产阶级党员兼战士,他表示这都是封建残余留下的糟粕!

“那你可有认识的靠谱的大仙儿?”

战士也有无计可施只能求助神佛的时候。再说了,老人家不是说了么,甭管黑猫白猫,只要能抓老鼠就是好猫!只要能让老严醒过来,让他干啥都成!

“前儿我休息的时候,回去问过一次,但我们那边的大仙儿不肯过来,说除非把严团送过去。”

送过去肯定不行,老严现在的情况就全靠仪器维持,但凡出点什么问题,有个好歹,谁都负不起这个责。

秦晟深深吸了一口气,揉了揉眉心,没在说话。

护工还有其他人要照顾,放下洗脸盆转身就离开了。

陪着老严说了一会儿话,秦晟和小武出了门。

“小武,你说,我是不是已经要疯了?”秦晟没回头,声音也不大,语气低沉失落,“我身为一个无产阶级战士,居然把希望寄托在鬼神身上,呵。”

他的声音发抖,似哭似笑,让人听着心里头就难受。

小武没说话,他知道秦团问他不过是随便说说而已,没有让他给出主意的意思,再说,就算让他出,他能说出什么来?

“要,要不秦团你问问你家老爷子呢?我前头听陈哥说,你家老爷子不是会医术吗,万一,万一真的有偏方呢?”

明知不可能,但秦晟却突然心弦一动,有种想要跟自己亲爹倾吐一番的念头。

扫码下载手机客户端

Copyright © 2020 要看小说 浙ICP备2020030129号-1